中国进出口网免费注册会员登陆进口信息 | 设为主页 | 保存桌面 | 手机版 | 二维码
51

加拿大黑莓公司

Research in Motion Ltd.,,RIM

网络信息服务、电子科技产品

产品分类/Product
  • 暂无分类/No Category
站内搜索/Search
 
企业手机网站二维码地址
随时随地,手机浏览
您当前的位置/Your current location:首页/Home » 新闻/News » 续:创始人Mike Lazaridis与黑莓的崛起和没落
新闻/News
续:创始人Mike Lazaridis与黑莓的崛起和没落
发布时间/Release time:2014-05-29        浏览次数/Views:316        返回列表/Backlist
再好的消息,对于 RIM 来说,也有可能变成坏消息。虽然 RIM 在北美的市场份额严重下降,但它在世界范围内却仍然有很多的用户。当黑莓的 BlackBerry Bold 9790 Bellagio 的发布会在印尼西亚的首府雅加达举行时,谁都没有想到会发生踩踏事故。当时黑莓承诺称前 1000 个消费者可以享受半价的优惠,不幸的是,RIM 低估了用户的热情,事故导致几人受伤,雅加达的警方打算控告几名 RIM 的员工,虽然到现在也还没这样做。

  这样的踩踏事故对公共关系来说就是个黑点,但至少也说明了有用户想要买黑莓手机。当 RIM 的坏消息试图收场的时候,两名 RIM 喝醉了的员工又在多伦多机场上演了一出丑事。他们烂醉如泥却不依不饶,最终在飞往北京的飞机上被机组人员制服,飞机又不得不返回多伦多机场放下两人,事后被拘留并每人罚款 35382 美元。

  似乎所有坏事都商量好了的说来就来,RIM 这到底是怎么了?这家曾经最受人瞩目最具创新能力的公司,这家开启了智能手机发展篇章的公司,现在却沦为了四面楚歌的失败者?如果有,转机在哪呢?



  创新,其来有之

  Mike Lazaridis 一直把黑莓视作一家向知名前辈挑战的新晋加拿大公司。黑莓的办公室低调地散落在 Lazaridis 的母校滑铁卢大学几个街区之外。他曾向滑铁卢大学捐献了 1230 万美元以支持科学和数学方面的研究。1979 年,Lazaridis 以一个来自安大略省温莎市的蓝领小子的身份来到这里。当时,他的母亲是一名裁缝兼记者,而他的父亲则开着一家零售商店。Lazaridis 用高中时设计的一款答题节目蜂鸣器所换得的 600 美元为电气工程学支付付了学费。

  大学为 Lazaridis 提供了儿时曾梦寐以求的资源,那段时间对他来说无疑是幸福的。4 岁的时候,他就能用一堆乐高堆出个留声机模型;到了 8 岁,他用做出能够准确计时的摆钟。Lazaridis 像一块海绵一样吸收信息,尤其是物理和电气方面的知识。科幻作品一直为他输送着灵感,星际迷航里的无线通讯器更是在他心里留下了深刻印象,他高中机电课的老师 Micsinszki 曾对他说,“小心点儿,别参合太多关于电脑的事。这可是接下来的一件大事,电气、电脑和无线技术会互相结合的。”

  滑铁卢大学声名在外的工程专业让 Lazaridis 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空间,一个可以把书本上的知识付诸实践的地方。他刚入学时,工程系已经有大量关于计算机的实验了,一家叫做微软的年轻公司也开始在滑铁卢寻找有前途的学生。不过彼时的计算机行业的主流是大型电脑。著名的超级计算机先驱 Control Data Corporation (CDC)成了 Lazaridis 第一份实习的地点,在那儿,他学到了自动数据检测和修正的知识。后来的 RIM 所具备的关键特征就起源于 Lazaridis 在 CDC 期间建立起的经商理念,这种理念为 RIM 的迅速崛起和后来的困境买下了伏笔。

  一些日本公司开始挑战 CDC 的地位。在追求客户的过程中,Lazaridis 发现销售部门严重拖累了工程师们的工作:技术人员为了迎合所谓的客户需求不得不简化产品甚至放弃尖端技术。失意的工程师们很快开始向充满朝气的硅谷转移,这加速了 CDC 的陨落。Lazaridis 告诉自己绝对不犯这样的错误:他的公司应该培养工程师,给他们创造未来所需的时间和空间。他后来说:“当你允许让营销凌驾于创新时,死亡就会降临。”

  Lazaridis 把大学的时光都花在了创新上。1984 年,也就是大学最后一年,他把在高中时打造的一个可将文字投放到电视屏上的无线电系统进行了改良。在他的设想下,这套系统可以帮助零售店铺摆脱传统印刷品广告方式。Lazaridis 起初还为缺乏从商经验而犹豫不决,但在经济学教授的鼓励下,23 的他还是决定和儿时伙伴兼工程师搭档 Doug Fregin 一起冒个险。在众多名称中,Lazaridis 给他的公司选择了 Research In Motion。
RIM 崛起

  百货商场顶楼的狭窄办公室,通宵达旦的编程和设计,磕磕绊绊地追求每一份力所能及的合同——早期的 RIM 和一般的初创公司并无二致。他们有一些差强人意的业绩,但却没有实质突破性产品。早期开发的 LED 显示牌带来了和通用的 60 万美元合同,这在某种程度上预兆了 RIM 的光明前途。但是设备的开发情况却很不理想,最终只发出了不到 100 台。结果,为了多少挽回点经济利益,RIM 卖掉了 LED 显示牌专利,转向了其它计划。

  其中一个计划是大大方便了电影剪辑工作的胶片条码扫描器 – DigiSync Film Barcode Reader。这个设备 1990 年问世,4 年后得了一个艾美奖,再过 4 年又以技术成就取得了奥斯卡奖。

  虽然收获了大量鲜花,但是 DigiSync 却和 Lazaridis 真正的梦想没有交集。对于他和 RIM 来说,无线数据才是兴趣所在。1980 年代末期,Lazaridis 开始研究 Mobitext, 一个由爱立信设计的无线网络结构。Ted Rogers 的无线公司 Cantel 在当时已经开始建设 Mobitex 网络。这是北美第一公众无线数据网络,它是个突破性的想法,但却对自己的目标群体(如果他们知道谁是目标群体的话)缺乏吸引力。

  Cantel 邀请 Lazaridis 和 RIM 为顾问,共同开发兼容 Mobitex 的调制解调器和后来的编程工具。遗憾的是,Cantel 的网络在 1990 年刚发布就死掉了,它给人留下的印象和其即便对于业内人士来讲也过于复杂的使用方法不相上下。Email 和双向寻呼在当时还没有迎来普及的曙光,更不用提无线 email 了。Cantel 撤回了资金并把技术人员派到其它项目。

  同样是 1990 年,RAM Mobile Data (后来的 Bell South Mobile)开始打造 Mobitex 网络。RIM 也受聘参与其中。有着大量关于无线网络的建设经验后,Lazaridis 开始思考这种技术的真正用途。Balsillie 后来称之为“RIM 的沙盘”。接下来的十年,RIM 致力于打造相关组件。

  上世纪末,RAM Mobile Data 开始考虑双向寻呼机。当时,寻呼机已经存在了超过 30 年,但单向通讯一直是其默认属性。随着 Mobitex 结构的投入使用,情况开始改观。理所当然地,RIM 开始研发寻呼机,不过 Lazaridis 的脑海却有个更超前的想法:无线 PDA。

  RIM 在 1990 年代取得的成功依靠两点。第一,Lazaridis 对无线数据通讯创新孜孜不倦的追求。那些让大公司们感到挫败的问题反而给了他灵感,他和工程师们为了将这些灵感付诸现实而疯狂工作。



  第二点则是 Jim Balsillie 的加盟。1992 年,哈佛 MBA Balsillie 的加入为 RIM 注入了不曾有过的商业基因。在这之前,RIM 就像个毫无经济头脑的杰出工程师:尽管在技术方面游刃有余,但到了寻求合同和伙伴的时候就成了无头苍蝇。Balsillie 带来了纪律,他清楚自己的角色:填满保险箱,这样 Lazaridis 才有足够的自由进行开发;或者用他后来的话说,“我负责挣钱,Mike 负责花钱。”这些钱有一部分来自 Balsillie 的贡献,他主动降薪六成、抵押了房子并把攒下的 25 万美元存进了公司账户。

  其时,RIM 已经彻底投入到了无线领域。尽管 Lazaridis 选择跳过双向寻呼机,公司还是跟进了这种设计。1992 年 7 月,时任苹果 CEO 的 John Sculley 在 CES 上以数字聚合为主题进行了一次演讲。他用自编的“个人数字助理(personal digital assistants)”来形容在他眼里会成为主流的掌上电脑。他用著名的 Knowledge Navigator 视频表达了苹果对于未来的展望:到 2011 年时,这个“异常复杂的 PDA”将能检索全人类的知识;它可以依靠类似 Siri 的语音技术对声音指令做出反应。这是个颇为迷人的梦想,但是 Sculley 更青睐另一个想法 – 随后不久发布的 Newton 平台。

  Lazaridis 对这个想法不以为然。他认为,PDA 的精髓在于持续在线。而 Newton 需要另一台电脑进行同步,这使得前者成为了一件无足轻重的附属品。值得一提的是,苹果当时只把 Newton 当做一个起点,Sculley 和他的工程师们坚信这个平台会在未来实现无线链接。

  但如同当时的 PDA 科技大玩家们(摩托罗拉,Bell South,AT&T 和 Palm),苹果对于无线 PDA 的可行性保持着悲观的态度。至少在那段时间里是悲观的。“从概念角度来看,John(Sculley)是完全正确的,”前 Newton 系统团队的主管 Gaston Bastiens 在 1998 年时说,“双向无线通信的基础建设还没有完成;我们都认为还要等上几年,但这从来都是我们平台战略的一部分。”在乔布斯回归苹果并砍掉计划之前,苹果在 Newton 上投入了 1 亿美元。

  当年的怀疑论者们,如英特尔主席 Andy Grove,认为无法解决的难题成了 Lazaridis 眼中的技术挑战。他相信自己能把无线技术做到别人无法达到的境界。在当时,电子设备的续航难倒了众人,Lazaridis 决定要解决这个问题。



  于是 RIM 就在 1996 年推出了 RIM 900 Inter@ctive Pager 寻呼机,一个带微型键盘,口袋大小的折叠设备。它要价 675 美元,除了双向寻呼之外,还提供点对点信息(具备收发回执功能)、发送传真、文字转语音和为 email 而设的互联网通道。RIM 900 时不时会出点小故障,有点重,算起来也不是个极大的成功,但是它向外界演示了一个可能性。它的继任者 950 随后上市。



  Lazaridis 偶然想到了一个用拇指进行输入的键盘设计,他随机注册了专利并在 950 上投入使用。打字速度被提高了,然而后来的经验证实实时 email 才是更重要的进步。在无线连接和高效键盘的加持下,终于有一台设备可以取代 PC 或笔记本的位置了。一节 AA 电池可以工作 3 个星期的续航也让叫嚣“能源危机”的怀疑鸦雀无声。潮水般的赞誉为 RIM 带来了来自 Bell South、IBM 和松下等客户的订单。

  然而,大量新用户却只把 950 当做老式寻呼机使用。从产品名称上来看,这也不算令人意外,但是 RIM 很清楚这是全新的设备。键盘上 @符号暗示着 Inter@ctive Pager 的真正杀手锏 – email。向来缺乏市场敏锐度的 Lazaridis 终于也意识到了症结所在。RIM 习惯与和工程师与 IT 业者打交道,他们对复杂科技的理解和使用有着先天优势。但是要真正征服市场,RIM 必须走出属于自己的世界,让普通消费者也能理解产品。换句话说,RIM 需要营销。



 未完待续......